小学语文水平的爬墙专家。

【魔道祖师|聂瑶】五次聂大试图求婚,以及一次他说了Yes

这是上次HP Paro的番外,挺短的,大概是正篇结束五年后的故事。

预警还和正篇一样。正篇CP是个邪教。虽然本篇里基本没有出现但还是请斟酌一下再吃不要因为这个婊我谢谢。

*金光瑶薛洋江澄三人亲友设定

**金光瑶混血迷拉(Veela)设定

突然有的脑洞写的也比较快比较糙。你们随便看看就好了。

这篇的聂大可能是个傻子,请你们不要打死我。

OOC都是我的,依然小学生文笔。



嗯,听说聂大要求婚。


1.


聂明玦第一次求婚是在他和金光瑶过了五年隐姓埋名居无定所的日子后终于回到聂家大宅的第一晚。



他的小恋人陷在带着他年少时气息的柔软大床中,含着点生理性泪水的眼角和白净的脸上都泛着漂亮的桃红。聂明玦和他额头相抵十指交扣,听着金光瑶嘴里不停叫着自己的名字忍不住加快了身下撞击的频率。


在两个人攀上顶点的瞬间,聂明玦把脸深埋在金光瑶的颈窝深吸着属于对方的甜蜜气息,还没从高潮中缓过神来的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的安定感。



然后他在那人耳边说:“阿瑶,我们结婚吧。”



此时的金光瑶已然被刚刚的云雨耗尽了全部力气,听到的话自然被当成了床上的情话,轻轻笑了两声把头枕上聂教授的手臂后就自顾自地陷入了沉睡。



聂明玦:……



等等,刚刚听了我的求婚,阿瑶不光没有要答应的意思,而且好像还笑了吧?



抱起累坏了的小迷拉恋人到浴室清理,聂家刚刚回归的家主大人内心一阵微妙的纠结。



2.


虽然不是什么计划已久的求婚,但是就这样被无视了聂明玦心里还是有点别扭。于是现在任职傲罗办公室主任的他在下班后去找了自家好友,当今魔法部部长蓝曦臣商谈。



这些年来聂明玦一边和名义上被锁在阿兹卡班的金光瑶走走停停,一边暗地里联系温家元气大伤后被推举为新部长的亲友为金光瑶脱罪。用金光善被挖出的诸多罪行正当化金光瑶的行为,对外宣称不可饶恕咒的使用是经过了魔法部授权的。


本以为成功回归魔法社会的二人能消停一段时间,自家的结拜大哥这下子竟然又把自己当恋爱顾问了。蓝曦臣听了这段让他深感非礼勿听的故事后无奈地想,比起以前的处境这应该也算是甜蜜的烦恼了。


认真考虑了一下后雅正的部长大人提议聂明玦不要操之过急,现在他们的生活才刚稳定下来,你甚至还没正式把金光瑶作为男朋友介绍给你弟弟。求婚这种事情还是要在家人温暖的注视下做比较好。


聂明玦觉得对方说的很有道理,决定把聂怀桑叫来一家人吃一顿饭,然后在自家开满玫瑰花的后花园进行一场浪漫又踏实的求婚。



……



说好的温暖的注视浪漫又踏实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这满桌的火药味是哪儿来的啊!!!



聂明玦严肃的脸已经降到了零下三度,似乎无法理解身为老同学的恋人和弟弟怎么这么互相看不顺眼,要不是他还坐在这儿,这两个人大概就要互泼南瓜汤了。



兄控聂怀桑认为金光瑶害他哥哥走上歧途在魔法界失业五年只能给麻瓜当流动医师,看到他后开口就损:哟这不是霍格沃茨肄业生嘛,怎么样最近找到工作了吗?


当年确实没能赶上毕业而且时至今日确实在当米虫的金光瑶对这位曾向聂明玦告状并一直觉得聂明玦是受了蛊惑才和自己在一起的小叔子也是出口不善:不劳你费心了倒是怀桑你不会到现在还是母胎单身吧?


两个人的冷嘲热讽从前菜到甜点一路升级,终于在聂怀桑“不一小心”把胡椒粉撒到金光瑶面前的那份意大利奶冻上时,聂明玦厉声说了句“怀桑,别闹了”并带点告诫意味地了瞟了一眼笑的得意的金光瑶。



聂明玦把弟弟叫进书房相谈结束后去后花园找金光瑶,考虑着刚刚已经和怀桑谈过了,一会儿两个人气氛要是不错的话也是可以求婚的。



然而当他走进自己本应开满月下玫瑰的花园时,却只看到了金光瑶身后不知哪儿来的满园金灿灿的菊花。这一副重阳节的敬老气息让纵是身经百战的聂大也不得不偃旗息鼓,把恋人拉回屋改日再战。



二楼窗口目睹了金光瑶精彩脸色的始作俑者聂怀桑手拿魔杖笑的解气,心想行了行了,看在我哥哥那么喜欢你的份上,这就算是我最后一次妨碍你们了吧。



3.


在一个阴雨连绵的周一上午,薛洋一边剥糖纸一边看店,正想着晓教授去上班了真没劲的时候,一个令他意想不到的人踏入了对角巷的糖果店。



薛洋早在霍格沃茨的时候就知道他亲友这位嫉恶如仇的男朋友看不惯他这件事,现在金光瑶好不容易回到了魔法社会和他见个面还要偷偷摸摸。


他想要不是看在瑶咪的份上,新官上任的傲罗办公室主任大概早翻旧帐把他缉拿归案了。


所以当聂明玦一脸不情愿的站在他面前说有事想咨询他的意见时,薛洋呆在晓星尘身边多年被压抑的搞事因子又被激发了出来。



“向瑶咪求婚吗?那一定要盛大,要浪漫,要有美好回忆。比如去你们相遇的霍格沃茨,在天文塔看烟花什么的,效果肯定会非常不错的。”


薛洋俊朗的脸上虽然稚气仍未完全消散,但此时却流露出些成熟的真挚,仿佛真的在为好朋友的幸福出谋划策。


本来对这个以顽劣著称的野孩子的建议并不抱什么太大希望的聂明玦看着对方一脸认真的露出小虎牙思考的样子,想着看来阿瑶这个朋友交的原来还是挺靠谱的。




计划实行的那天晚上,聂明玦带着金光瑶搭上向神奇动物管理控制司租借的天马马车驶向他们的母校。


他把自己的外套披在金光瑶身上怕夜里的冷风吹到他,小迷拉冲他露出一个足以让麻瓜们神魂颠倒的微笑,把头靠在身边人肩上对他说起了他和薛洋以前上学时要在江澄面前装作看不见夜骐的往事。


“阿澄要是知道了的话肯定会羡慕死我们的,他可是超级喜欢这种天马。”



金光瑶不怎么对聂明玦说起他们在学校时的事,今天明显是心情非常不错,聂明玦在心里默默为薛洋点了个赞。



然而他还不知道,金光瑶这份好心情在他拉着对方的手把他带上天文塔时就走到了尽头。金光瑶有些不明所以地跟着他在眺望台边站定,感受到了他高大的恋人此刻与他交握的双手传来的温度。


聂明玦棱角分明的一张俊脸染上了些柔软的神色:“阿瑶,这所学校是我们相遇的地方。我知道你在这个地方一定有很多美好的回忆…”


听到这里金光瑶挑了挑眉毛脸色有点微妙想起自己曾经因为在晴朗的夜空愣是找不到北极星被全年级的人嘲笑时的样子,开口语气有点不温柔:“教授大人你可真会挑地方,难道不知道我的天文课从来没有及格过?”


聂明玦:……



打破了这无限冷场的是蓝曦臣在楼下掐着时间点燃的庆祝烟花。这批由薛洋同学友情赞助的烟花在天空炸的绚烂然后落下的火星准确无误地点着了学校温室外的药草。


金光瑶看看眼前聂明玦阴沉的脸色和楼下温室方向的冲天火光似乎明白了什么。



那天宋岚教授大半夜被叫醒忙着抢险救灾,而薛洋拉着下班的晓星尘仿佛不经意的说起:“晓教授晓教授,你知不知道,大部分鸟类基本都是夜盲。”



4.


江澄和金光瑶的和解发生在他们离开霍格沃茨的第三年。他们在旅途中,世界另一头的某个街角咖啡店收获了一场如同麻瓜般平凡的巧遇。



那时江澄手里捧着两杯摩卡,把好看的脸一半都藏在柔软的围巾后,那双杏眼在看到坐在窗边等着聂明玦的金光瑶时燃起了些许愤怒。


他知道对方是迫不得已,但心里还是忿忿想我们当了七年亲友,可医院一别后你就真这样一声不响的离开不告诉我们一句你的行踪。


他拉开椅子坐到那人对面,本想说些不好听的话讽刺对方,却看见金光瑶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闪过的欣喜和不安。当初斯莱特林三人组里总是笑的温和无害的少年有点小心翼翼地开口说了声阿澄好久不见。


然后江澄就一瞬间没了脾气。



冬日午后难得明媚的阳光照在两个人身上,是个旧友再会的好日子。


金子轩和江厌离在那年的年初已经结婚,就连小宝宝也已经出生了。江澄平静的说这样一来我们就成了家人,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对了,对角巷的冰糕我去吃过了,很好吃。


江澄还别过脸说虽然魏无羡可能会反对但等他回去也会帮忙让你能尽快回来的,不过那只是为了不让金凌没有小叔。


在他看了一眼表起身说要走了还有人等着他的咖啡呢的时候,金光瑶笑了说真好,阿澄现在的不坦率也比以前要坦率多了。



所以时至今日,当江澄在魁地奇世界杯营地遇到聂明玦并发现他竟然打算在这里向自家亲友求婚时,为了金光瑶,他毫不留情地对自己当年的老师表示了嘲笑。


他手里掂量着自己养的嗅嗅*从聂明玦口袋里偷来的戒指盒,鄙夷道:“聂教授,事到如今你不会还以为阿瑶真的喜欢魁地奇吧。”


聂明玦板着脸皱紧了眉头没有说话。他确实是打算在魁地奇世界杯间场娱乐时间在万人注视下和欢呼声中完成第四次求婚,因为魁地奇是他和金光瑶为数不多的共同爱好之一。没想到因为有些紧张疏于防备被江澄家的小动物摸到了戒指从而被对方撞破了想法。


江澄看聂明玦没有搭话大约猜到了老师的困惑,心想阿瑶我帮你拦下一个比我这个直男还要直男的求婚计划你可要感谢我啊。


“就像我来这里只是因为魏无羡那个傻子喜欢魁地奇一样,阿瑶也只是为了迎合你的喜好才谎称自己也是你喜欢的球队的球迷的。你们在学校刚开始交往的时候以阿瑶的立场根本不敢得罪你好嘛。这都这么多年了你居然还没看出来啊。”


聂明玦从江澄手里拿回戒指后脚步沉重地走回了帐篷。



江澄开始考虑得赶快找到魏无羡要不然等下他和金光瑶撞上那又是一场让他不知道该站谁好的互怼大战。



*嗅嗅:Niffler,是一种会探宝并把宝贝叼给主人(小说里好像是这么写的)长得像鼹鼠的小动物。


5.


计划连连沉船的聂明玦终于决定返璞归真,老老实实普普通通在一场烛光约会的晚餐时求婚。



然而也许幸运女神真的不站在他这一边。就在他们桌的甜品快要吃完乐队即将开始演奏的时候,隔壁桌的男士突然掏出戒指单膝跪地向坐在对面的女士问出了那个他几次三番都没能问出的问题。


那两个麻瓜拥抱在一起时乐队也突然演奏起祝贺的曲子,整个餐厅的人都开始为他们鼓掌。



……被人抢先了还要为他们鼓掌,好气哦。



金光瑶吃下他面前最后一口蛋糕后看了一眼那对情侣离开的背影,低声对聂明玦说你不觉得这种求婚方式很无聊嘛。真不愧是麻瓜,既俗套又寡淡无味。


聂明玦嗯了一声的同时赶紧在背后打手势让服务生把即将端上来的红酒撤回去。


最后他结账时在服务生有些抱歉的眼神里收回了那枚从酒杯里捞出来的戒指。



平时说话一向温和圆滑的金光瑶竟然对别人的求婚计划如此出言不逊,是不是他本身也并不想结婚呢。是不是江澄或者薛洋告诉了他自己想要求婚的想法,这是金光瑶在告诉他不要这样做呢。



令黑魔法师们闻风丧胆如同战神般的聂明玦此时却有点害怕了。


他想起当初他抓了金光瑶的现行时斯莱特林的小孩眼里的歇斯底里和不信任。聂明玦不会承认自己在不安着,不安五年之前十七岁的金光瑶真的只是因为走投无路才和他在一起。



Plus 1.


斯莱特林三人组在某个学校假期的日子里溜回了霍格沃茨。


他们手上抱着一堆东西走上楼梯,好像是要去上魔药课的学生,古堡里的幽灵们看到他们热情的打着招呼说斯莱特林的小捣蛋鬼们又回来了啊。


江澄为了掩人耳目还穿着霍格沃茨的制服长袍,抱怨道只有他们两个是麻烦制造者好嘛俨然一副当年斯莱特林小级长的样子。


薛洋表示当初砸温室优等生小少爷你也有份别想往外摘。


江澄瞪了他一眼说你居然还好意思提。


金光瑶笑说好了好了阿澄你还不是因为关禁闭因祸得福嘛然后回想起当年的培育师大人刷的红了脸。



就好像时光从来没走。



三个人到了五楼的目的地后倒也不算忙活,薛洋念了个清扫咒江澄念了个照明咒后就开始坐下聊天。


薛洋:“话说瑶咪,你是不是早就看出你家那位在试图求婚了?教授年纪比咱们大也是该安定下来了。”


金光瑶:“之前只是有点怀疑,成美你那个天文塔馊主意才让我彻底确定了。”


江澄摇头:“阿洋这招是挺损的不过没想到都五年了教授还是有这么多不知道的事情。”


薛洋:“毕竟不是谁都和你一样,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从小到大恋爱都谈的那么不要脸。”


金光瑶无视江澄暴揍薛洋的声音开口:“那个人第一次居然在那种场合求婚而且还这么不了解我当然要惩罚他一下。”


“而且他现在的状态也正合你意吧。”


然后金光瑶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说对了阿澄,你们家嗅嗅借我用用呗。




当金光瑶约聂明玦在学校五楼的废弃教室见面时,聂明玦心里是有些不安的。他回想起那个教室的气氛,似乎是个非常适合提分手的地方。


就在他下定了就算阿瑶要分手我也绝对要把他绑在自己身边知道他爱上我为止的决心推开那扇门时,却发现那个记忆中阴暗的破教室被装扮的非常漂亮。地面洒满玫瑰花瓣半空中更是飘着许多点燃的蜡烛。


自己心里想着的那个人正站在厄里斯魔镜前,听到他进来了立刻转过身。温暖的烛光映照在他脸上显得特别好看。


趁聂明玦还有点愣神的工夫,金光瑶开口了。



其实两年前金光瑶来偷偷来看金凌时曾经回过霍格沃茨。那时候他误打误撞来到这里,站在镜子前时却看到了自己和聂明玦牵着手被大家祝福的样子。然后他才反应过来,这就自己内心最幸福的幻想。


他说因为母亲的经历我本以为自己永远不会相信爱情,但那时候我确定了老师就是我想要相守一生的人。



然后聂明玦突然看到一个分外眼熟的小黑影从眼前掠过,嘴里衔着自己一直带在身上的求婚戒指并把它交给了眼前面若桃花的俊俏少年。



“老师,愿意给我一辈子的未来吗?”


“我愿意。”


在回答脱口而出的瞬间聂明玦有点懊恼,居然被小家伙求婚了啊......



不过也没关系。我们之前一起经历过颠沛流离,虽然相伴许久却也因不得安定有很多不了解对方的地方。不过这都没关系,我们还有一辈子来做这件事。


-

窝在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看水晶球转播的江澄和薛洋在聂明玦说了Yes后默默击掌:聂教授想跟阿瑶斗,还是差的远了。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的聂大,真的对不起(土下座。

评论(10)
热度(174)

© 未晞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