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语文水平的爬墙专家。

【楚留香手游】我家二师兄(弟)脑子有坑

CP是萧蔡,可是掌门大人出场好像并不是很多(。

带一点邱蔡。

从名字就可以看出来灵感来自于国漫兄坑。

lo主小学生语文+OOC。

画风突变有。


以下正文


—————————————————————————————————


蔡居诚在冰冷的风雪中失去意识前看到的最后一幕是银发的谪仙向他伸出双手轻声说着没事了,于是他就真的放任自己陷入了那片温暖的黑暗中。


那一天那个如同天神一般的男人,成了他永恒的憧憬。



1.



郑居和觉得自己有可能是整个武当山最早发现他们家那个天之骄子般的二师弟其实脑子有坑的。




那时候师尊还只有他们俩个亲传弟子,蔡居诚比他年纪小,长得可爱,又特别能折腾,自然得到了萧疏寒大部分的注意力。



用石子丢乌鸦,在自己的脸上画胡子这都是家常便饭。彼时的萧疏寒还不似今日太上忘情大成的清冷,蔡居诚亦还没有长成后来的别扭脾气,犯了错后撒的一手好娇,偏偏山上的大人还特别吃这一套。



比如在闻道才要和萧疏寒切磋时藏起了他的剑,被武痴师叔发现后就躲在师父背后捏着道袍的衣角告饶说师父师父居诚知道错了求你让闻师叔别打死我。


比如偷偷喝掉了朴道生要和萧疏寒同饮的佳酿,趁着醉劲儿扑进师父怀里红着脸颊迷朦着眼睛吧唧一口亲在对方脸上带着点酒味撒娇道师父我错了您原谅我吧。



他们的掌门师尊看向还是个小少年的蔡居诚的眼神总是带着无奈的温柔,摸摸他的头说居诚近来愈发顽劣了,罚你回屋去默背道德经。




真是太过分了。



虽然郑居和向来稳重不曾闯祸,但也十分确定犯事的要是他大概早就被闻师叔一剑抡上金顶了。



不过蔡师弟仰着头向师父撒娇时的样子,还是非常赏心悦目的。



咳咳,三年起步,最高死刑,福生无量天尊。



呵,男人。



-


邱居新上山的前一年春节蔡居诚吵着要师父带他去逛庙会,按照惯例依然败在了脸蛋攻势下的师父叫上郑居和三人一起下了山。



武当第一小吃货拉着萧疏寒的手站在冰糖葫芦摊前就走不动路了,指着插在最顶端那串最大的红山楂眼神亮晶晶的叫了声师父。


萧疏寒冲郑居和点了点头,后者一副我就这道会这样的表情掏出出门前朴师叔给的钱袋准备为某个恃宠而骄的师弟付钱。



摊子的老板就算没有亲眼见过武当山上的掌门,也从萧疏寒仙风道骨的仪表中看出这一定是哪位德高望重的道长。这山脚下的城多亏了武当山来来往往的香客才得此生意兴隆,于是不光不肯收郑居和的钱,更是多送了他们一串。



郑居和对着萧疏寒递过来的那串糖葫芦摇了摇头说师父吃吧,没想到那个一向最喜欢师父的蔡师弟却开口道师兄你就拿着吧,冰糖葫芦很好吃的。


他郑师兄正要感动我在师弟心里的好感度等级难道是晋升了却又听到蔡居诚接着说:“我和师父吃一串就好啦。”



是对他抱有期待的我错了。




萧疏寒俯下身子从蔡居诚手里的糖葫芦串上咬走一个山楂,然后在小孩期待的眼神下点了点头说嗯好吃。



师父那样超然于世的人物,竟然也在灿九天的烟花和通宵的灯火下染上了温暖的红尘气息。




不论是郑居和还是蔡居诚,都是早就忘了父母模样的孤儿,可是这一刻,郑居和觉得他们就像是真正的家人。



-


回到山上时闹腾了半天的蔡居诚已经打起了瞌睡,萧疏寒把他从怀里交到郑居和背上让他们赶快回去休息了。然而刚等他们走出了师父的视线,蔡居诚就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他把下巴搭在郑居和的肩膀上,装出少年老成的口气说道:“郑师兄,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就是这个故事的主角。”


郑居和本想说睡醒了就自己下来走,却硬是被师弟的中二发言糊的一脸懵逼:“啥?”


蔡居诚:“我,无父无母身世悲惨,却被名门收养天资过人,虽然师叔总说我调皮捣蛋但师父却还是很喜欢我,这是妥妥的主角线路啊!”他说这话时打在郑居和脸上的气息有着冰糖葫芦的美好甜味,好看的眼睛像猫儿一样闪闪发亮,“只要顺着剧情走,成功就在眼前。”


郑居和表示自己简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好了:“无父无母身世悲惨却被名门收养我也是一样的好吗…”


蔡居诚:“可你是大师兄啊,大师兄是不可能当主角的。师兄脾气这么好,大概就是路人NPC路线吧。”


郑居和:“……你个小白眼狼路人NPC这还背着你呢快点给我下来。”


蔡居诚置若罔闻两条胳膊反而扒他扒的更紧了:“当主角的电灯泡,身为NPC,这是不对的,以后记得改正啊。”



郑居和:“师父师叔你们快来看看你们惯出来的好徒弟。”




-


几年后成为初离道长的蔡居诚在新弟子入门礼上:


“只要有仙鹤飞舞的地方,云就会缭绕。” ——得了主角病的蔡居诚把鹤舞佩递到小师弟手上时如是说。


小师弟:???


郑居和:听着就得了,你们家二师兄,脑子有坑。




2.



“邱师兄好厉害啊!”宋居亦看着刚在众弟子面前比试完的二人不禁感叹出声,“明明入门比蔡师兄晚现在两人却已经不分高下了!”


蔡居诚猛地回过头狠狠剜了他一眼。



呜啊真可怕…蔡师兄是猫耳朵吗怎么这么远都能听见。




宋居亦大概是有点害怕蔡居诚的。在他的记忆中,他这位被称为武当掌门第一高徒的漂亮师兄自他入门那一天起就从没怎么给过他好脸色。小孩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他,心里既憋屈又委屈,自然也就更偏心于同样天赋过人的三师兄。毕竟冷着脸总比黑着脸好看。



“喂师弟,可不要站错边了,我才是要成为武当掌门的男人。”


宋居亦刚入门时在郑居和的提醒下已经对这位二师兄脑子里的坑有所耳闻,接着他的话碴嘟囔道也有可能是邱师兄啊。


蔡居诚有点火了:“你懂什么,每个主角身边都有一个有着天才之名的对手。邱居心一个心如止水的冰山脸,别说感情线了连个完整对白都写不出来,不可能是主角的。”



宋居亦看着蔡居诚背着剑匣越走越远的背影撇了撇嘴心想啊出现了,我家二师兄果然脑子有坑。


.

.

.


等等!!师兄你有什么感情线???




-


宋居亦知道蔡居诚在他住的院子里偷偷养了从后山捡来的猫。那是他去朴师叔那里偷桃花酿时为了躲开路过的闻师叔时慌不择路才跑到了这个他向来敬而远之的地方。



好在那天蔡居诚自己也有些忙乱所以并没有发现房顶上的不速之客。



宋居亦探出个头看见蔡师兄一只手从怀里掏出前些日子和邱师兄一起下山执行任务时悄悄买的小鱼干放在一只橘色的小猫仔面前,另一只手的食指放在嘴唇上轻轻说道你可不要再叫了啊被别人发现可怎么办。



哼,蔡师兄平时对着自己的亲师弟都没这么温柔。宋居亦回到自己房间喝了一大口桃花酿后知后觉的有些不满。




这只小猫也是惹过祸的。



琼台观是宋居亦和萧居棠平日里嬉闹玩耍的地方,那里有朴师叔托付给他们照顾的一只失去了配偶的寒鸦妈妈。向来不会跑出蔡居诚院落的猫不知道怎么在今天师父给五位弟子在此地讲道的时候冲出来叼住了那只在他们头顶那片枝叶上停留的鸟儿,还没来得及撒腿蹿开就被萧疏寒一挥拂尘一伸手拎住了脖子。



蔡师兄养出来的猫果然厉害,武当山的神鸟已然断了气。宋居亦下意识地回头去看蔡居诚,发现一向在他们面前意气风发的二师兄此时难得的有些紧张无措。



按理说此刻本应觉得十分解气的宋居亦却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站出来对师尊说:“师父,弟子认为我道尚自然,此乃物竞天择之事…师父就放过这小猫儿吧。”



萧疏寒似乎本来就是这样打算的,对宋居亦略带赞赏的点点头,松开了小橘猫。



蔡居诚暗暗松了一口气,甚至看向宋居亦的眼神都带上星星点点感激的笑意,然后似乎又觉得这样暴露了自己,连忙转过头去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



宋居亦有些飘飘然。



所以他没有注意到今天邱师兄破天荒的说了不少话。



萧居棠在对师父和另外两位师兄说着把鸟蛋交给他照顾吧,乌鸦们一向很喜欢他的,小乌鸦孵出来以后也一定会喜欢他的的。


然后邱居新摸了摸他的头说道:“那不是喜欢,是雏鸟情结。”



大概也没有人注意到萧疏寒那一瞬间微不可察的动摇。




-


蔡居诚捡到了从江南而来香客落下的楚萧话本,在屋里看的越来越来气,看到本子里写的萧疏寒听说楚遗风坠崖的消息后一夜白了头的情节时更是一把把书撕了个稀烂。



在现实中对付着跟我抢师父的邱居新还不算,看个话本都能给自己看出个历史遗留情敌来,生气!



“明明是我先来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邱居新小三,楚遗风碧池!”



偷偷摸摸来喂猫的宋居亦:“太可怕了谁快来打死这个蔡师兄。”




-


蔡居诚在最近一次的比试里输给了邱居新。



他甚至不用费力就能听到其他弟子们的议论声。当初他是这一辈里的第一人,锋芒毕露的少年意气耀眼的让人移不开眼睛。那时他们吹捧他巴结他,一身卓绝的武艺是他狂傲的资本。现在他输给邱居新了,他们也就没有了容忍自己坏脾气的理由。



他可以不在乎他一落千丈的人望,却没有办法不在乎萧疏寒站在高处只投向了邱居新的肯定的目光



他不是小孩子了,特别是年纪比他小很多的宋居亦入了门之后,骨子里不甘愿认输的骄傲更让他拉不下来脸再像以前一样对着掌门撒娇。被夺走了太多原本只属于他的目光,所以他总是没办法像对待郑居和一样如同师兄弟般对待他。



可是他的四师弟和五师弟加起来也没有邱居新一个来的讨人厌。就像一只对领地十分敏感的猫,邱居新第一次得到了师父肯定的那一天,蔡居诚就像感知到危险一样对他竖起了脊背上的毛。



就算他十万分的不喜欢邱居新,也必须要承认那个人非常强,也非常像萧疏寒。他当然不甘心,师父的视线应该是他的,他连被别人分走一点都会觉得委屈,更何况现在那个人只在看着邱居新。




如果不够强,那就没有被你爱的资格吗。那我就证明给你看,我才是最强的。




-


宋居亦去给后山禁闭中的蔡居诚送饭时心里有点战战兢兢,毕竟那天晚上去找邱师兄私斗还伤了对方的蔡师兄被抓到了现行时看起来真的很可怕。



过去的一路上他都在犹豫着到底是敲门还是把饭放在门外就好,走到了蔡居诚的门口却发现那里已经静悄悄地被人放上了一包还热乎着的糖炒栗子和一袋花糖。



……可是今天下山了的明明只有师父啊。



宋居亦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

.

.


宋居亦奔去萧居棠的房间:夭寿蔡师兄原来真的是主角。主角就是怎么作都不会死啊!!怎么办我觉得我们这个作品的世界观不会好了。




3.


萧居棠在日后匿名所著风靡江湖的虐恋话本后记中提到自己写作的启蒙老师是在我们家被公认脑子有坑的二师兄。



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不知道怎么和宋居亦相处的蔡居诚却意外的和萧居棠很聊得来。有幸听到过他们对话的郑居和曾暗自感叹后山肯定是异世界,否则哪儿捡的这么多问题儿童。




萧居棠:“蔡师兄我最近看了一个故事!说的是有个男人大难不死却与亲生孩子无缘再见,于是收养一男孩长大后成为了男主开了一圈后宫,后来在一片风起云涌中与身份高贵且怀着微妙恨意的亲生孩相见……”


蔡居诚:“啊我也看过这本,后来他们一起去参加圣杯战争了对吧?”


萧居棠:“……嗯?”


看来我还是不够博览群书,文学底蕴比起蔡师兄果然差的还远。



中原某处的楚·士郎·留香和原随云斯菲尔忍不住同时打起了喷嚏。





后来即使蔡居诚被关在后山思过时,萧居棠为了躲避掌门和大师兄也会拿着纸笔偷偷跑到他房里扯东扯西,哪怕大部分时间蔡居诚都没什么和他说话的心情,都是他一个人越说越才思泉涌。



“男二号总是人气很高,就是那种在身后默默注视温柔守候,等你转身的那个路线——‘无条件会喜欢你的人,这里有一个。’这台词是不是很帅??”萧居棠边说边打自己的脑洞记在纸上,“两个人一起长大,但竹马却总是败犬……哦哦哦师兄我突然想到一个很适合这个人设的人啊!”



或者是



“最近反派Boss线的角色也越来越受欢迎了啊,虽然我不是很明白。这种错的不是我是世界的奇葩理论到底有什么萌点啊。”


......


蔡居诚看着自嗨的萧居棠突然意识到了莫非自己以前在郑居和面前,也是这么讨人嫌吗。


真是太丢人了。


于是蔡居诚摔了杯子叫他赶快滚出去。




一年之后当萧居棠认识了那个信仰着以杀止杀的女孩子后,终于不再纠结于自己能不能Get到萌点,而是开始专注于攒钱买房娶宁宁。




-


蔡居诚把手中来自万圣阁的密函又看了一遍。这些天来一直阴郁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惨淡而疯狂的笑容,与他这一生所学的道义背道而驰。



他小时候竭尽全力的任性妄为,恃宠而娇说到底也不过是在试探萧疏寒的底线。心中带着曾被独自留在风雪中的惶惶不安,想要知道自己还会不会被抛弃。


萧疏寒一次都没有置他于不顾,于是他相信了自己在憧憬之人心中一定也有着什么特别的位子。他喜欢看对众生讲着大道至公的仙人为了自己偏心,慢慢的甚至连萧疏寒对他公正都无法接受。



可是这次萧疏寒没有原谅他,他甚至没再看向他。




“比起当被你无视的配角,能让你看向我的话,反派,我也当了。”





万圣阁的少主方思明写来的信里只有两句话——“翟天志是墨家巨子,可以信任。事成后万圣阁必有重谢。”



可惜那时候蔡居诚还不知道,方思明患有严重的弗莱格综合症。




-


“居诚被惯的没了样子,道心不稳,需要磨练心性。待过几日贵客走后为师会去找他谈谈的。”


萧居棠记得他对掌门义父说蔡师兄在后山过得很不开心时对方是这样回答他的,却没想到那场谈话成了无法实现的遗憾。




萧疏寒修习太上忘情本应剑斩桃花一世无牵无挂,却不知道从何时起把那个像猫儿一般怀揣着小心思向自己试探的徒儿放在了心上。


他不怕陷入软红十丈,也可以不得道不成仙,但却不愿蔡居诚因自己的纵容错把依赖当成了喜欢误了终身。他若是决定,那便是要和那人一生一世,所以他愿意等蔡居诚想清楚。



怎料得错过也是一生一世。




他是萧疏寒,但他更是武当掌门。冰冻刺骨的冷漠无情和那句“孽障”是他对武当的责任。 



他听着他声音里的绝望和眼睛里破碎的光,终于知道了那个孩子对自己的执着有多么坚定。



背后紧握着拂尘的手指骨节泛白,做为师父他对他失望,却也止不住心疼。




萧居棠看着义父的背影,明明还是那银发如雪的仙风道骨,此时却不知为何让他忍不住红了眼眶。



-


“你别误会了,不是特意给你留的,只是之前的客人非要塞过来。”


蔡居诚把眼前的蜜柑推给坐在桌子另外一边的意外来客。


“蔡师兄这种傲娇花魁人设人气果然很高啊。”



趁着师兄们去干正事从客栈偷偷跑来点香阁的萧居棠也不客气,三两下就把水果剥开塞进了嘴里。一遍嚼着一遍心想现在不是蜜柑的季节,那位客人为了弄到这么甜的果子必然是花了不少心思和银子。



之前虽然听到了消息但却一直没有实感,但在这一刻萧居棠却无比清醒的意识到了,拥有鹤之姿的武当二师兄终究是真的变成了繁华金陵城中被豢养的金丝雀。



他对着那些一掷千金来看他的少侠们嘴硬说自己还是要成为武当掌门,但心里却比谁都清楚,从此以后他和那个地方就不会再有任何牵连了。



回想那个新年之夜,他被郑居和背在背上,头头是道地说着自己是故事主角的理由,竟遥远的恍若隔世。


而当初下定决心想要当主角的理由,也不过就是因为主角最后都会获得意中人的倾心罢了。




可是现在他现在已经没有被他爱的资格了。




4.



你的喜欢是恃宠而骄,是嫉妒,是患得患失,是歇斯底里,是爱情里所有不美好的东西。



可是我不介意,所以别再看着云端的那个人了,回头看看我吧。



这次你终于不属于他了。



蔡居诚,这一世我们来日方长。




传闻中最不食人间烟火的武当三师兄站在金陵城车水马龙的热闹街头,抬起头安安静静地望向点香阁中属于那个人的一片烛光。




END。

————————————————————————————————

第一次写楚留香的CP。

如果不喜欢也请不要打死我_(:з」∠)_

评论(36)
热度(256)

© 未晞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