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语文水平的爬墙专家。

【MHA】难容(一个脑洞而已)

(基本是提纲文。


*两人兄弟设定,就当荼毘是本名,这样。


一个荼毘在咔酱和焦冻婚礼前夜溜回来看他的小片段。


*所以虽然tag是荼毘轰,但是其实是爆轰前提的。(但其实就算当亲情好像也说得过去的程度的没劲


一个超级短的不走心小片段。隔了这么长时间又回坑小英雄了本来想好好的写一下,但是最近作业/考试太多了所以就这样吧。



————————————————————————————————


结婚前夜不能和新郎见面。轰焦冻在自家姐姐的再三嘱咐下决定从和爆豪同居的房子回到自己小时候住的屋子。



刚刚洗漱完毕回到屋里一回头就看到坐在窗台上逆着月光的黑影。


“居然和那种男人结婚,轰焦冻你品味真独特。”


听出这是荼毘的声音瞬间身体条件反射的绷紧,双眼装满了警惕。



“我这次可没打算闹事,你没给我发请帖,我擅自来看看自己即将出嫁的弟弟都不行吗。”


焦冻盯着那人仿佛什么都不在乎的眼睛和那之下可怖的伤疤,居然就真的后退了一步容许他进来了。


然后就把他当成空气一般自顾自的研究明天的领带要怎么打。



他的笨蛋弟弟,在战场上有多强大,生活上就有多天然。


-

荼毘还记得轰焦冻出生时,光是那左右分明的红白发色就让那个一天到晚在家里没有好脸色的男人露出他们从没见过的笑颜。


他想他应该是讨厌轰焦冻的,可是却在小团子抱着自己腿叫哥哥的时候柔软了内心。


于是他会偷偷带着焦冻去游乐场,会等焦冻补习结束陪他一起回家,会在听到少年用清亮的声音说最喜欢荼毘哥哥时忍不住得意的微笑心里还带了些不可名状的雀跃和欢欣。


他轻轻吻过焦冻左眼周围痂刚脱落时的脆弱皮肤,暗暗下过想要保护他的决心。



可惜,事与愿违。他是Hero,他是Villain。



他离开时不懂爱恨,回想起来却是一生唯一的心动。


-


眼前轰焦冻还在低着头把用来练习的领带搞的一团糟。


荼毘心里有些烦闷,狠狠拽住他的领子把他拉向自己。被吓到的焦冻的右手已经结出了冰晶,可那人却只是默默的帮他整理好领带,然后轻轻在他额头上留下一吻。



“啧,都要结婚了还什么都不会。”


轰焦冻愣了愣:“可是他都会,连荞麦面都做的很好吃。”




小笨蛋笑的好幸福的样子。



啊啊。输了呢。




评论
热度(36)

© 未晞晞 | Powered by LOFTER